新闻快报网综合信息门户网站| 在线编辑:新闻快报网_新闻快报旗下网站 |

帮助中心 广告联系 网站地图

新闻快报网_新闻快报旗下网站

热门关键词:
{dede:global.cfg_webname/}

临泉全县动员替信用社追贷 基层干部称可提留4成

来源:未知 作者:新闻快报网 人气: 发布时间:2014-12-29
摘要:12月26日,临泉县农村信用社正式挂牌为临泉县农村商业银行。在其楼下的宣传栏里,23名被拘留者的照片已张贴了一个多月。这些人,包括11名临泉县信用社信贷员和12名欠贷人。围观市民说,张贴照片是为了震慑不还贷的市民。新京报记者 王瑞锋 摄 县长挂帅,公检


12月26日,临泉县农村信用社正式挂牌为临泉县农村商业银行。在其楼下的宣传栏里,23名被拘留者的照片已张贴了一个多月。这些人,包括11名临泉县信用社信贷员和12名欠贷人。围观市民说,张贴照片是为了震慑不还贷的市民。新京报记者 王瑞锋 摄

  县长挂帅,公检法、各乡镇村参与,教师也被发动;基层干部称追回贷款可提留40%,县里否认

  今年10月底,61岁的安徽临泉县农民郑先国(化名)突然收到村干部送来的还贷催款通知单。但他2006年就已将贷款本息全清,他对村干部出示了当年的还款回执单。

  然而村干部表示,他的名字仍在镇上下发的不良贷款清单里,“不还款就取消你和老伴的低保。”

  郑先国的经历,是当地正进行的一场不良贷款清收行动的剪影。

  今年10月份,安徽临泉县政府发布通告,称为使县农村信用合作联社顺利改制为农村商业银行,将在全县开展不良贷款清收。

  当地成立了不良贷款清收工作领导小组,县长梁永勤挂帅,纪检、组织、公检法等有关负责人参与。县政府向各乡镇、村庄下达催贷任务,完不成任务将被停职免职,学校老师也被发动起来追贷。拒不还贷的欠贷人将被停发养老金、低保,甚至被拘留。

  北京才良律师事务所律师朱孝顶表示,村民与信用社的贷款属于民事债务纠纷,应该通过法院走民事诉讼途径解决,而政府利用行政手段干预民事纠纷,包括对欠贷人取消低保、停发养老金相威胁,对欠贷的公务员停薪停职不提拔,都没有法律依据,超出了政府职权范围,属于滥用行政职权。

  【追贷】

  县长要让欠贷人成为“过街老鼠”

  临泉县迎仙镇郑楼村,郑先国第一次听说县里要清收贷款,是在今年10月村里贴出的一张宣传单上。

  这张宣传单名叫《致广大欠贷单位(人员)的一封信》,上面说:县委县政府正告你们,各拖欠信用联社贷款人员,务必按时主动归还贷款,主动归还2006年以前的不良贷款本息的,除免收罚息外,利息只收20%;主动归还2007年至2009年的,除免收罚息外,利息只收40%。

  起初郑先国并不在意。2004年,郑先国从信用联社贷款2万元,在2006年将贷款的本息全部还清。

  但是今年10月底,一名村干部突然给他送来还贷催款通知单,告诉他“不还款就取消你和老伴的低保”。

  是村干部,而不是信用社催要贷款,郑先国还是第一次听说。郑楼村一名不愿透露姓名的村干部对新京报记者表示,镇里下了命令,对催收贷款不力的村干部,一律免职。

  据临泉县政府官网,11月4日,在信用联社不良贷款清收工作第二次兑现(编者注:总结)会上,县长梁永勤要求让欠款人成为“过街老鼠”,以“壮士断腕、刮骨疗毒”的决心挖蛀虫,以“抓铁留痕、踏石留印”的态度督促欠款人还款。

  在兑现会上,县长点名批评了未完成清收工作的部门,“县安广网络公司、盐业公司,拉了全县的后腿。”

  对于未偿清贷款的公务员,会议要求由县纪委、组织部、财政局、人社局等部门联合对其采取“停薪、停职、停岗”和“不提拔、不调动、不评先、不加薪、不晋级”的措施。

  当地公检法、乡镇社区村委等各级部门被动员起来。临泉县新城社区一名居民表示,他接到社区主任的催贷电话,“不还贷款就停发养老金。”他赶紧还了钱。

  连临泉县的一些学校也接到了催贷任务。临泉县阜临小学一名教师告诉记者,他们按照教育局的要求,劝说欠贷的学生家长还钱,“我们装作给家长打个电话,手机上留个通话记录,跟校长说催过就行了。”

  【拘留】

  多名欠贷者未经法院程序被直接拘留

  11月初,郑先国发现,镇上催贷的横幅标语多了起来。打开临泉电视台,一些欠贷者被曝光。

  某天,一辆警车停在迎仙镇郑楼村村民刘福贵(化名)家门口。车上四五名穿警服的人自称是临泉县法院执行庭的工作人员,要带刘福贵去法院,聊一聊还贷的事。刘福贵上车后,被直接送进了临泉县拘留所,关了15天。

  刘福贵说,2009年左右,本村一村民和信贷员借用他的身份证,办了一笔46000元的贷款。此后这名村民失联,也没人还贷款。

  他在拘留所里打听到,因不还贷款被关在里面的人不少,“我的房间就有两三个。”这一说法得到了迎仙镇派出所一名警察的证实,但他称不清楚具体人数。

  11月21日,刘福贵借了5万元高利贷,还上了欠信用社的贷款。

  北京才良律师事务所律师朱孝顶表示,法院执行庭可以根据生效判决,对被执行人进行司法拘留,司法拘留必须由院长签发。但刘福贵表示,他并没有被信用社起诉,更没有判决书。

  瓦店镇大林村一名村民称,村里有两人因欠贷被公安局和法院约谈,“两人制订了还款计划,才被放回。”

  12月23日上午,3名自称是临泉县公安局经侦支队的警察来到迎仙镇一家超市,告诉老板娘秦月,让她还上欠信用社的贷款,“他们说不还超市就要关门,吊销执照”,秦月说。

  秦月介绍,2004年,信用社信贷员程继涛曾劝说她的爱人韦振东拿超市营业执照抵押,办理了30万元贷款,“这笔贷款是信用社给别人用的。”

  她出示了当年程继涛的一份书面说明,称30万元贷款分别借给了另外4人使用,“以上几笔钱由我(程继涛)催要,与韦振东无关。”

  被警方通知的当天下午,因担心被拘留,韦振东逃离临泉,躲到了别的地方。

  【提留】

  镇干部称不是提留款而是“办公经费”

  临泉县银行系统一名高管表示,集中清理不良贷款,与信用社将升级为农商行有关。

  2012年6月,安徽省政府出台《关于进一步深化农村合作金融机构改革的意见》,要求到2015年全省所有农村信用联社全部改制为农村商业银行,2012-2014年期间,省财政对成功改制的高风险农村信用联社给予1000万元奖补。

  由临泉县政府提供的一份文件显示,截至今年9月末,该县农村信用联社不良贷款余额为11.04亿元。

  临泉县农村信用联社纪委书记袁静说,此次将追缴30年以来的不良贷款。

  北京才良律师事务所律师朱孝顶表示,村民与信用社的贷款,属于民事债务纠纷,信用社可以通过法院走诉讼程序,“政府通过行政手段干预,属于滥用职权,没有法律依据。不清楚信用社与政府之间是否存在利益输送。”

  据临泉县多名乡镇、村干部透露,追缴上来的贷款,乡镇要提留35%,村委提留5%。

  对于提留款的说法,迎仙镇一名副镇长并不认同,“这是办公经费,去村民家要钱,开车,吃饭,不都要花钱吗?”

  但临泉县政府和农村信用联社均对新京报记者否认有提留这一说法。此外,袁静还否认乡镇村干部有清收任务,“只是负责通知欠贷村民。”

  然而,记者获取的一份政府文件《临泉经济开发区农村信用合作联社不良贷款清收工作实施方案》显示,在2014年11月10日前完成清收任务的,对各社区、居委会按照清收任务的2%奖励,超额部分按5%奖励;对包片干部及书记、主任按照清收任务的2%奖励、清收任务的1%作为工作经费。

  方案还规定,对连续两次最后一名的干部停职,对连续三次最后一名的干部免职处理。

  11月1日,临泉县政府官网消息称,瓦店镇政府召开兑现会,对完成清收任务的前三名发奖金,对后三名处罚金。

  临泉县政府为何动员各级行政、司法部门为农村信用社追贷,政府是否其中有利可图?截至发稿,该县县长梁永勤未回应新京报就此问题的数次电话及短信问询。

  □新京报记者 王瑞锋 实习生 尹瑞涛 安徽临泉报道

责任编辑:东南咨询网
{dede:global.cfg_webname/}
{dede:global.cfg_webname/}
{dede:global.cfg_webname/}

新闻快报网_新闻快报旗下网站独家出品

新闻快报网综合信息门户网站!

网站备案号:琼ICP备01055899号 琼新网备0101175号 琼公网安备110101000399号 客服:新闻快报网_新闻快报旗下网站